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英雄联盟资本局:中国战队WBG不敌韩国T1,电竞产业下一步如何走

时间:11-20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112

英雄联盟资本局:中国战队WBG不敌韩国T1,电竞产业下一步如何走

经济观察网记者 石震方11月19日,2023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以下简称“S13”)的决赛在韩国首尔举行,来自中国的微博电子竞技俱乐部(以下简称“WBG”)0:3不敌来自韩国赛区(以下简称为“LCK”)的战队T1,获得亚军,这是WBG建队以来取得的最好成绩。决赛进行的同时,从高校到影院,全国各地举办了大大小小的线下观赛活动。腾竞体育官方的线下观赛活动在上海市的联盟竞技场举办,这是英雄联盟职业联赛中国大陆赛区(以下简称“LPL”)的主场,可以容纳超过一千名观众,观赛票免费发售后不久即售罄。全球总决赛是英雄联盟各项赛事中最重要的一项,每年的10-11月举办,对很多强队来说,能不能拿到全球总决赛的冠军是评价战队这一年的经营是否成功的唯一标准。因此,这场比赛受到了电竞爱好者的关注,在B站官方直播间这场比赛的巅峰人气值超过了4亿(非实际观看人数)。今年只是WBG建队的第二年,这支以上单选手The Shy为核心的战队在不被人看好的情况下取得了相当出色的成绩。2022年初,微博买下了苏宁手上的LPL席位,并将SN更名为WBG。收购LPL席位的同时,WBG引入了人气选手The Shy,寄希望于能够在新赛季创造好成绩。彼时,有消息人士爆料,微博这一系列操作可能花费了上亿资金。今年,微博直接更换了除The Shy外的其余五名选手,业内分析人士认为,尽管没有公布具体数字,但是这套阵容的薪资水平在业内大概是前二水平。最近几年,企业加大了对于电竞项目的投资,取代个人,成为了LPL战队的主要投资者。这在今年参加S13的四支战队身上体现得更加明显:四支战队分别背靠京东、B站、李宁和微博。在腾竞体育主导LPL联盟化的第六个年头,战队背后的资本格局正在发生着改变。比赛一结束,“S13总决赛T1横扫WBG登顶”瞬间登上热搜第一。不过就在一周前的11月12日,由京东支持的另一只代表队JDG在S13半决赛中1:3不敌T1。中韩作为全球实力最强的两大赛区,他们之间的对抗总是充满了火药味。彼时赛后大量极端粉丝涌入京东的电商直播间,斥责JDG在面对韩国战队时表现不佳。此前,同样负于T1的LNG(李宁旗下英雄联盟战队)也遭遇了网络上铺天盖地的谩骂,粉丝在李宁的直播间刷“不要买李宁的衣服,不抗寒(“抗韩”谐音)”。从富二代狂欢到资方入场2017年,是《英雄联盟》发展过程中重要的一年。这一年,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第一次来到中国举办,尽管中国观众对于冠军充满渴望,但RNG和WE两只中国战队在半决赛分别负于两支韩国战队,无缘决赛。在鸟巢,全世界见证了LCK在这项赛事上的五连冠。长期无缘国际赛事冠军让LPL的观众开始对英雄联盟赛事丧失兴趣。也是这一年,LPL春季总决赛的发布会上,官方发言人表示,LPL自2017年夏季赛开始进行联盟化改革,新政策包括扩军至14支战队、取消降级、建设全新的主客场制、收益共享以及全新的薪酬体系等。外部资本对于LPL席位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从一位电竞从业者口中流出的消息称“当时LPL席位首轮竞标价格达到9000万。”2017年12月,官方公布的2018赛季最新席位名单,华硕ROG、滔搏运动、B站、FunPlus四家企业旗下的战队成为了LPL的新军,加上此前从次级联赛升级的SN和京东收购并更名的JDG,2018赛季LPL出现了六支由企业注资的电竞战队,占据了近一半的席位。尽管有了新的企业战队进入,但当时的LPL依旧在传统强队的统治之下。2018赛季,RNG夺得了国内的春夏双冠和季中杯冠军、IG夺得了中国大陆赛区的首座全球总决赛冠军。除了在俱乐部赛事上的成功,以RNG、WE和EDG为班底组成的中国团队在雅加达亚运会电子体育表演项目《英雄联盟》中击败韩国队拿下了金牌。这些传统强队身上有着浓烈的个人色彩,RNG老板姚金成、IG老板王思聪和EDG老板朱一航都是“富二代”,WE则是由几位前电竞从业者出资组建的队伍。他们基于个人对于游戏和电竞的兴趣购买战队、进行投资。一位行业内的分析人士王凯解释说,“过去个人购买战队的目的可能是喜欢电竞、喜欢玩”。2011年收购IG之后,IG身上一直有着王思聪的烙印。王凯用王思聪亲自参加LPL比赛的事情举例,2018年8月19日,王思聪注册成为职业电竞选手后,在IG与VG的LPL夏季赛常规赛中首发出场并取得胜利,赛后王思聪宣布退役,完成了他的电竞赛事体验。王凯觉得“这是一个个人色彩很强烈的事情,意味着老板可以不通过团队决策决定俱乐部的一切”。除了出场,王思聪吃热狗的形象在IG夺得全球总决赛冠军后被拳头游戏官方制作成了守卫(游戏道具,在游戏内提供额外视野)的皮肤。目前只有三个人享受着这样的待遇,T1的功勋教练Kkoma、韩国知名选手Deft和王思聪。不过,王思聪对电竞的投资得到了丰厚的回报,2017年的一份榜单显示,他的5亿本金增长了近10倍。在这个阶段,庞大的观众数量和日益增长的观赛时长让市场看到了电竞赛事的发展前景。LPL赛事联盟化改革让赛事向正规化转变,2019年,腾讯与《英雄联盟》的开发商拳头游戏(Riot Games)成立的一家新合资公司腾竞体育,LPL赛事和《英雄联盟》之间的关系进一步分离,腾竞体育官方表示“会以传统体育赛事的运营方式经营LPL赛事,要把LPL打造成中国最专业、最有影响力和最具商业价值的体育赛事”。为此,在成立之初,腾竞体育定下了LPL未来三年的发展目标:联盟总收入达到10亿人民币、联盟观赛时长达到40亿小时、将LPL打造成为中国最具价值的体育IP之一。而现实情况超出了腾竞体育的预期,2021年,腾竞体育在发布会上表示,上述三个目标在两年内提前完成,“LPL赛事足够火热”。观众基础和联盟改革给资方入场创造了条件。为什么企业要豪赌冠军?今年,LPL扩大到了17支战队,JDG无疑是最近几年进步最快的队伍。京东的持续投入是JDG能够取得成功的重要保障。近年来,JDG队内选手大多保持在一线水平,在LPL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是在国际大赛始终缺少突破。今年他们决定进行一场豪赌。在年初的一场直播当中,前JDG队员Zoom表示,“JDG今年的人员投入花费上亿”,这是LPL战队有史以来投入最大的一次,JDG被看作LPL的第一艘银河战舰。但这很难持续,在LPL大部分战队投入不超过3000万的情况下,大多分析人士都认为明年JDG不会维持这套阵容和一亿的投资力度。毫无疑问,JDG这样的投入只有一个目标:赢得全球总决赛冠军。“这是英雄联盟这个领域,玩家和观众快速认可一支战队的方式”,王凯认为这是京东今年用一个亿豪赌冠军的重要原因。在今年的大部分时间,他们的表现匹配了外界对他们的预期:此前十一场淘汰赛未尝败绩,赢得国内的春夏双冠和季中杯冠军。LPL的观众盼望着他们成为有史以来第一支单年拿下大满贯的战队。一位业内人士透露,京东对于JDG的投资在今年5月季中杯结束的时候就已经回本了,“但投资毕竟不是满足于回本的事情”。京东星宇电竞(以下简称“京东电竞”)CEO叶靖波表示:“电竞作为一种聚焦年轻人注意力的强大媒介,已经超越了传统平台和内容的限制,从观赛讨论到购买,电竞IP为企业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品牌曝光和影响力。这是电竞独特的价值之一,能够在当今竞争激烈的市场中为企业带来独特的竞争优势。”京东电竞以“电竞+电商”为核心,布局内容流量的赛道,强大的队伍和出色的成绩都服务于这个核心。根据天眼查公布的信息,JDG关联公司京东星宇电竞(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8月,法定代表人为蓝柏清,注册资本约1.4亿人民币。除了七个不同赛事的战队之外,京东电竞配置了市场部、商务部和直播电商业务部门,帮助战队进行内容输出、品牌运营、约谈赞助等业务,公司还在各电商和直播平台开通账号,从而实现流量的转化。京东电竞CEO助理董子童透露,电商业务的营收体量是最大的,京东电竞在京东平台的销售额每年能达到几十亿元,销售的产品是京东擅长的3C数码产品,打开店铺首页有各支队伍和游戏角色的形象。这也是B站、微博这些行业巨头入场英雄联盟赛事的原因:电竞作为桥梁拉进了品牌和年轻用户的距离。叶靖波表示,商业巨头热衷于投资电竞俱乐部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企业既能获得即时的经济效益,又能享受长期的战略利益。即时的经济效益指的是门票收入、转播分成、比赛奖金、广告合作、赞助协议等;长期的战略利益指的是年轻受众的粘性,电竞赛事和社交媒体高度绑定,热搜话题、话题讨论以及社交媒体的持续曝光,是品牌的重要展示机会。今年6月,JDG位于北京亦庄经济技术开发区的主场正式开放,在2017年宣布建立主客场制度以来,只有少数几支队伍能够离开上海,在战队所在地建立主场。公开资料显示,这座主场的建造成本超过了4亿。主场的建立是京东电竞打造“电竞+电商”生态圈的一部分。JDG赛事运营总监田宇在6月主场建成的开幕仪式上曾经表示,“希望JDG主场能够成为北京电竞文娱产业的新工体”。这座主场观赛区域面积近2500平,可同时容纳2000人观赛,配备外墙900平米的裸眼3D大屏、主客队休息室、媒体发布室、拍摄间、化妆间和VIP包厢。观赛区域之外,场馆开设电竞主题餐厅、电竞主题消费快闪店、体验店等。京东电竞方面表示,“与其说是观赛主场,不如说是电竞娱乐综合商场”。通过线上和线下布局,京东完成了“电商+电竞”的生态圈建设,如今只需要冠军来打通生态圈的运行。赛事和游戏的分离企业如此热情,游戏和赛事的热度能维持多久,成为了被广泛关注的问题。像JDG这样能够得到回报的战队在LPL依旧是少数,大部分战队勉强维持基本运营。曾经的全球总决赛冠军IG今年投入只有600万,最终在LPL夏季赛排名第十二位,无缘季后赛。外界认为,王思聪本人减少投入是他们成绩快速下滑的直接原因。尽管腾竞体育主导的联盟制尽可能地维持着各支战队的平衡,但是强弱之间的分别正在变得愈发明显。排名10名之后的战队大多很难得到观众的关注,除了曾拿到冠军的IG和FPX。在微博上IG拥有超过900万粉丝,FPX拥有超过600万,JDG只有345万。不久前,IG的上单选手YSKM还被粉丝票选为“2023微博竞燃之夜年度期待电竞选手”。冠军的影响力可见一斑。彭欢从2014年开始接触英雄联盟,从玩家和观众的角度,他觉得英雄联盟“游戏和赛事之间似乎变得愈发分离”。和传统体育项目不同的是,拳头游戏而非行业协会负责制定赛事规则、维护游戏平衡,这意味着公司决定着游戏和赛事的走向。彭欢举例说:“比如今年在世界赛上经常出场的游戏角色阿兹尔,你其实很难见到他出现在玩家的游戏中。”英雄联盟现如今有165个游戏英雄,其中有很多因为机制和数值问题已经很难出现在玩家的对局中,“有的时候设计师会因为赛场上表现出色而削弱某个角色,但其实没有那样的团队配合,单独拿出那个角色并没有效果”。彭欢觉得这让游戏变得枯燥。今年LPL夏季赛的淘汰赛阶段,彭欢去现场看了一场比赛,现场有工作人员分发应援物品,粉丝的热情给彭欢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彭欢觉得,游戏和赛事的分离意味着不需要玩过《英雄联盟》也可以做LPL的观众,这或许能带来更多的观众,让《英雄联盟》不是缩在一个小圈子里。张琦觉得玩家才是《英雄联盟》的基础,他是一个老玩家,也是一位游戏自媒体人。张琦觉得“6-7年大约是一位英雄联盟电竞选手的平均职业寿命”,这意味着单纯靠选手个人带来的粉丝经济其实是有限的,玩家才是游戏和电竞的基本盘。公开数据显示,2022年国内电竞产业的收入总额为1445亿元,超过81%的收入来自于游戏。同时,2022年国内电竞产业的收入第一次出现了下滑,较前一年减少了约14%。此前,拳头游戏英雄联盟电竞赛事全球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拳头游戏致力于让电竞的意义突破游戏的范畴,升华成为一个在全球不同民族年轻玩家间能持续产生情绪共鸣的文化娱乐现象”。除了《英雄联盟》之外,拳头在音乐、影视等方面进行了不小的投入,长篇动画剧集《英雄联盟:双城之战》曾在国内引发热议,陈奕迅演唱的主题曲《孤勇者》一度成为小学生的最爱。2022年,全球总决赛决赛的观看人数达到了510万(不包括中国大陆地区),B站上决赛回放的播放量近千万,与2021年相比有所增长。拳头游戏认为,至少从全球总决赛的观赛人数上看,“关注英雄联盟赛事的观众正在变得越来越多”。此前,叶靖波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京东电竞更着重考虑的不是投入资金的多少,而是运营专业性方面的表现,“专业性和运营能力才是真正的‘豪门’标志,因为它们是成功的关键因素”。在运营上,韩国战队表现出了很强的专业性。以进入决赛的T1为例,他们是英雄联盟历史上最成功的战队,此次是他们第四次夺得全球总决赛冠军。T1 Entertainment电竞公司由韩国电信巨头SK Telecom和美国费城的体育娱乐公司Comcast Spectacor联合成立。公司建立了完整的商业链条,战队有自己的大楼、网吧和快闪店,供粉丝参观、购买战队服饰和各类周边,战队会在社交媒体更新选手日常、赛事纪录片等,选手需要通过直播来维持和粉丝之间的联系。这样的运营也能在游戏玩家之外带来额外的粉丝。不过,T1能够取得这样的粉丝粘性建立在他们是LCK乃至全球最成功英雄联盟战队的基础之上。想要做到这样的粉丝粘性,JDG还有一段路要走,对LPL则是一段更漫长的路。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石震方经济观察报记者TMT新闻部记者长期关注并报道TMT领域发生的重大事件,关注科技对社会生活的影响。擅长人物报道、行业现象观察及深度报道。重要新闻线索可联系shizhenfang@eeo.com.cn微信号:luckystrikeM10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